当前位置:首页 > 【组图】谁都说刚兑要打破,可谁都不想从我开始……

【组图】谁都说刚兑要打破,可谁都不想从我开始……

时间:2017-05-27 00:10:02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原标题:谁都说刚兑要打破,可谁都不想从我开始……

  作者:愉见财经 来源:愉见财经

  近日,由新浪财经、华创证券主办,包括“愉见财经”在内的多家媒体协办的“2017中国银行业资产管理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愉记觉得其中一场“银行资管转型升级路在何方”圆桌讨论颇为热闹。借着今天的推送,带您重回现场——

  当监管趋严,银行资管业务要如何发展、如何转型、会受到那些压力、又如何应对让渡管理责任的通道业务收缩呢?与会的各银行资管部管理层展开了讨论。

  请各位朋友一起来找找,咱“家”的门牌号码在哪儿呢。

  中国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潘东:

  1,黄金12年已经过去,高速发展后需要休整。

  2,从规模导向转为效益导向。

  3,注重资金稳定性,注重流动性风险管理。

  4,策略安排,要有应对不确定性的灵活性

  5,注重声誉风险管理。

  6,谁都说刚兑要打破,可谁都不想从我开始。

  这个行业的年化增长率50%以上。我们认为,黄金10年,或者叫黄金12年已经过去了。就像一个人长跑一样,一定要停下来,休整一下。就像一辆车一样,一定要停下来做一下保养,加一下油。休整是为了更好的出发。

  在今年的情况下,我们要尤其关注四个方面:

  第一,考虑适当的规模和效益的考核。

  其实我知道在座的资管行业很多董事长和总经理,前几年给到我们的员工,给到团队的考核要求是非常高的。今年我觉得大家可能要实事求是,要从规模导向转向效益导向,这是第一个全行业我们自己要去关注的。

  第二,今年要尤其注重资金的稳定性。

  去年我们讲的是资产荒,今年现在大家在讲资金荒。但是我觉得,要尤其注重资金的稳定性,尤其要注重对客户端的引导。这里面包括我们去发一些期限更长一点的产品。对于有一些短期、临时、爆发性的资金,我们作为管理人,要审慎地考虑这个钱我要还是不要,甚至我去引导我的投资人,去教育我的投资人,我们应该用穿越周期的理念持有长期资产,这是第二个经营管理理念上的变化。

  第三,我们的策略安排要有应对不确定性的灵活性。

  这个往年可能我们都不太提,今年尤其要注意。我觉得今年不管是监管政策还是债券市场的变化、股票市场的变化,都充满着极大的不确定性。所以我们的投资政策也好,我们的经营策略也好,都要保持比较高的灵活性,要让自己在市场发生深刻变化的时候,能够快速的转向,坚决的落地执行。

  第四,今年尤其要注重风险管理当中的流动性风险和声誉性风险。

  流动性风险不讲了,大家都讲得特别多。声誉性风险大家一定要关注,我们全行业都在讲打破刚性兑付,从哪里开始?从谁开始?在这种多变而且脆弱的市场环境下,我觉得一个小小的事情处理不好,有可能就会演变成一个比较大的事情。相信在座我们的机构管理人,资产管理人都希望这个行业要打破刚性兑付,但是可能都不希望打破刚性兑付从我开始。

  中国银行投资银行与资产管理部首席宋福宁:

  1,强调“流动性”。

  2,发展要靠“负债的稳定性”。

  3,“稳”字当头。

  4,横向跨界到哪里,要重新思考。

  今年在理解的基础上,我感觉大的变化就是一个“稳”字。因为任何一个资管业务经济近10年的发展应该也算是高速发展,大家停顿一下,稍微回顾一下。专业的纵深还值得推介,但是横向的跨界到哪个地方,对于我们各自的产品端、资产端未来怎么发展,我们肯定更多的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我也算是代表四大行。四大行的整个风格还是偏于谨慎。所以我在年初谈及今年资管的发展时,我强调了流动性。到目前为止,实际上我感觉今年,不管是资产端还是产品端,我可能都会从流动性的角度去考虑。

  去年大家都在强调资产荒的概念,实际上所谓的资产荒不过就是资金端翻倍了而已。所以说在资金收紧的情况下,拿到好的资产和收益好的、或者是稍微不是那么好的话,对我们资管来说也是一个大小年的概念。当我遇到资金问题的时候,那可能就是灾难。所以从这一点来讲,整个发展更偏向于负债的稳定性。

  兴业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汪圣明:

  1,资管回归资管本质,而非过手、通道、套利。

  2,强调投研。

  银行资管的发展变化还是要回到资管的本质——比如更加专注为客户去创造更好的收益,同时产品的风险是客户能够承担的;而不是去做一些过手型、通道型、甚至是套利型的业务,这个还是有很多变化的。

  我觉得资管确确实实要更加专注于我们终端的客户需求。这有两个层面,比如说我们的产品要更多地满足我们终端的零售和公司客户,他们财富管理的需求,他们现金管理的需求。我们的投资类,服务的对象当然更多的是要向实体经济的企业行业做投放,我想这个变化也是在发生。包括我们银行的资管结构的变化,就是这样一个变化。

  往年我们还在看资产的问题,现在可能是一个资金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背后的问题,可能还是一个投研的问题,我们对于这个市场如何研究、分析和判断,无论是资产配置还是投资策略,还有风险管理,需要基于资产管理这个业务本身的内在逻辑做好相应的投资决策和预言管理。只有这样,我们才不至于被市场一时的现象所迷惑。

  广发银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罗鹏宇:

  1,资产端,看好优质的产业基金、并购基金,包括资本市场股票债券融资的项目。

  2,负债端,从去年11月下旬开始利率显著上行,流动性紧张的势头时不时出现。

  3,广发相关业务部门组织架构改革。

  资产端,在过去大半年以来,监管环境也好,市场环境也好,其实更多的是引导这个资产端的资金流向实体经济。所以我觉得在资产端的变化,一些优质的产业基金、并购基金,包括资本市场股票债券融资的项目,会是银行未来的重点,实际上它的竞争也在积累经验。相对一些高杠杆的东西,慢慢呈现一个比较萎缩的状态,我觉得这个是不可逆的。

  负债端,其实我们可以看到,从去年11月下旬开始,利率开始有显著的上行,流动性紧张的势头时不时都会出现。其实流动性管理这个问题我们在大半年之前就已经做出了一定的安排。但是现在来看,还是需要不断的强化的。

  根据这些资产端和负债端的变化,我们广发资管也在近期进行了组织架构的改革,从四个处增为七个处。其中三个处专门在华北、华东、华南专门做资产,获取市面上最优质的项目,成立一个专门的产品和组合管理处,就管理这一部分。

  在未来几年,我们对于银行资管规模增长不要抱有太大的期望。我觉得到了这个规模,是时候去全面的总结,去思考如何把这个规模,把这些资金管得更好,把每一笔业务的风险管控好,每一个产品都给到我们客户一个更好的回报,而不是片面的追求规模。

  天津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刘刚领:

  1,此前:大行资金流向小行。货币传导。

  2,去杠杆对中小银行影响大。

  3,也在通过指标数据测探,杠杆去到什么程度。

  从今年一季度开始,银行的资管已经开始要么就是增速慢下来,要么就是中小银行的资管开始出现了缩表。

  这个转换本身我的体会对整个市场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因为过去整个30万亿的资管,我觉得不仅是信用债配置的主力,甚至在过去几年,对整个货币政策的传导和货币乘数其实是有比较大的影响的。我们自己从事一线业务也感受很深,大概现在资管行业配置的债券在13万亿左右,其实特别在信用债的领域,过去是配置的主要力量。所以我想特别是加上本身的一些特点,整个货币传导,包括我们理解同业理财的发展,其实是形成了一定的大行的资金向小行流动,然后又促进了中小行对信用资产的一些配置。我们最近在观察的第一个事情,就是可能要关注整个银行资管行业的增速放缓,或者甚至中小行规模的缩表,其实对于我们整个大类资产,包括整个货币乘数和货币传导有比较大的影响。

  监管一直在讲去杠杆,这个事情对于中小行的影响是特别大的,因为中小行的整个流动性,当市场反转的时候流动性的压力会大一些。

  我们过去说资管虚胖。现在同业资产大概7万多亿,同业理财去年底大概是6万亿,1季度缩了7千多亿。从我们的理解,我们也在密切地看这些指标,指标的变化可能会给我们提供一些线索,让我们大概看到杠杆去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整个行业回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这一系列变化出来之后,对于中小行资管业务会有什么影响?从我们的角度,我们会关注的事情就是怎么样更加做好表外的资产负债管理。过去商业银行资管基本上都是从表内过来,也是沿用了表内管理的一套办法。这个时点可能让我们的市场或者是监管更加多地探索如何做好整个表外业务的资产负债管理。另外会更加促使我们去思考不同类型的银行怎么样贴合客户,根据客户特点,根据本身的规模或者能力去做好产品开发和转型。

【欧博娱乐】oub888.vip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07faaeb56a00244eaab2029d8facdeec";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